◠❤ 歡迎報名參加 線上襌卡諮商「回到當下」系列 ❤◠

◠❤ 歡迎由此進 博客來 購物

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

從「意志力」回到「意圖」

「意圖」這東西,有點難說明,但它跟「意志力」不同。

相同的地方是:目標都很明確,也同樣都能達成目標,但過程感受有很大的不同。不同的地方最明顯的部份是:一個通常是自然而為,而另一個是"撐住"、"撐過去"的感受。反過來說,當我感受到"撐"時,我會「回到當下」調整自己,讓自己回到「意圖」上。

以下是我的方法:
我會讓自己放鬆下來,尤其是我覺得需要"撐住"的那個部分,讓他放鬆下來,跟他說"我想跟完成XXX,請你協助我。"

使用時機比如:上班上課開會想睡覺、健行跑步遇撞牆期、同一個姿勢維持太久腰酸背痛又不宜隨意伸懶腰的時候、... 、... 等,你都可以這麼做。實現夢想、完成目標遇到的撞牆期,你也可以這麼做。你永遠都可以用這個方法跟你卡住的地方溝通,讓自己從意志力回到意圖上來。試試!祝 一切順遂。

圖/文:精靈











當你不忙的時候,你會做什麼?

如題,歡迎留言~ :D

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

你的成就感來自何方?

有人問我,我的成就感來自何處?

我的成就感來自於創造(力),這是我成就感的來源。

那麼你呢?親愛的朋友(們),你(妳)的成就感來自何處?
如果你的成就感來自於外境,如:被你幫助過的人獲得改善、被讚美、被嘉獎、被按讚、被羨慕、得獎、打敗對手、... 等,那麼你就會被你所期待的所左右。如果被你幫助的人沒有獲得改善,甚至反過來怨恨你;或你努力半天沒有獲得任何讚美嘉許獎章或打敗對手,那麼,是否要因為這樣而覺得受挫無價值了呢?同理,安全感、價值感、滿足感等也是,如果你需要這些外境來獲得,那麼你就被這些外境牽著走,有就開心自在,沒有就失落無價值。

如果你的成就感、安全感、價值感、滿足感等,不是來自於你自己本身(源頭),那麼你終將受制於你所期待的、依賴的。

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的成就感來自何方,回到當下跟自己連結,覺察每一個當下,你會知道你的成就感、安全感、價值感、滿足感等來自何方。

圖/文:精靈







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

覺察自己,穿過來自外在的聲音

我就是我,以下是我過去的一些內在經驗,分享給對認出"外在聲音"(請見:如何聆音內在聲音)有困難的人參考:

一次,在參加某個工作坊的午餐時間,碗中的米飯粘在紙碗上,我拿筷子撥著米粒,試圖讓它別粘在碗上,同時間,我「回到當下」輕輕地感覺這個動作並覺察自己。但也不知道是紙碗材質的關係,還是米飯太粘的緣故,越是撥弄它就越沾粘在紙碗上,持續著這個動作,老實講內心有點發火了。我問我自己,既然如此(撥不下來,撥到覺得煩、覺得怒)為何還要持續這個動作?是我很喜歡做這個動作嗎?也沒有,這個動作已經要讓我發火了。那是我還餓?(我感覺了一下自己)不,對我來說,我剛吃的食物已經夠了,甚至有再多一粒米飯對我來說都是多了的感覺。那為何我還要持續這個動作?是誰在做這個動作?(閃進來)"制約",是制約讓我這麼做的。我從小有一個觀念,就是要把飯吃乾淨,不可以浪費。我想這是家中長輩告訴我的吧!他們經歷過戰亂,食物對他們來說很珍貴。對於這個內在過程,我經驗到的是:透過這樣子的覺察,讓我拿回更多屬於自己的力量,把過去交出去的力量,一個部分一個部分地收回來,拿回力量、拿回自己生命的主導權,成為自己的主人,而不是被頭腦(腦袋裡的那些想法、聲音等)、制約、情緒等反過來掌控我。


另一個內在經驗

在某一個工作坊快結束時,我忽然意識到"我要錯過了",正當我為錯過而扼腕的同時,一句"思念總在分手後"飄進來,開啟自我催眠、自我安慰模式,接著是"似乎結局有那麼一點不完美的,有那麼一點缺陷的,才是唯美的,才會扣人心弦、念念不忘",然後接下來是"老天爺會做好安排的"。然而當下的一個覺察技巧,讓我忽然意識到,這句話"老天爺自會做最好的安排"是別人告訴我的,"思念總在分手後"也是別人告訴我的,"不完美才叫完美"也是別人告訴我的,要有這樣子的戲碼才會扣人心弦讓人念念不忘,也是別人告訴我的,這一句接著一句,通通都是別人告訴我的。彷彿我有一本很厚很厚的字典(遠比我能想像的厚)隨身攜帶著,裡面全記滿了別人說的話(諸如:"老天爺自會做最好的安排"之類的話),然後我把別人告訴我的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話,串成了我的人生故事。整篇故事裡,幾乎都是別人說的話,就像小時候玩過的一個遊戲,把幾個詞變成一句話,把幾句話變成一段文章或故事這樣,任你隨意安排,但這些字眼詞句統統都要用上。雖然說要把什麼話記進字典裡是我決定的,但那時我才驚覺,原來我一直在拿我的生命在過別人的人生經驗,我用我的生命在經驗別人說的話。原來我(小時候我真的不記得了,但至少這十幾年來)從來也沒有過我自己的生命,過我自己的人生(自以為有 --- 因為是我決定要把什麼話編進字典裡的 --- ,但其實並沒有 --- 都一樣是用自己的生命去經驗別人的人生經驗 ---),我把我自己丟掉了。如夢初醒!  ◠❤◠ 


圖/文:精靈







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

如何聆聽內在聲音

偶爾會遇到一些個案跟我說,他聽不到他的內在聲音,他不知道他的內在聲音是什麼,要怎麼聽呢?他很認真很用心的想聽,就是聽不到。

首先,「回到當下」把心靜下來是必須的。
接著,你得分辨出這個聲音是誰說的?是來自你的父母、老師、社會、前輩、先聖哲人,甚至是規範等,這些外來的聲音,通常是你"認同"或是不得不服從的聲音。先能認出這些外在聲音不去跟從(讓自己穿過這些來自外在的聲音),進入內在寧靜,這時候你才有機會聽見內在聲音。對大多數的成人來說,內在聲音是那麼的微弱小聲,不進入那個寧靜的狀態,幾乎是聽不到的。

圖:美麗的祈禱境界
文:精靈

PS1:你不一定要知道外在聲音是"誰"告訴你的,起碼知道是"別人"說的就行了,「回到當下」能讓你分辨出來。
PS2:對本文有興趣的人,你可能也會對這篇"覺察自己,穿越來自外在的聲音"有興趣。








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

「回到當下」釋放認同

有時候,就是會因為什麼事情而心情不好,
有時候更妙,不為什麼都能情緒不佳。
你知道為什麼嗎?
回到當下」覺察,便會發現箇中奧妙。

細細覺察可以發現,
當自己認同此刻的情緒,就掉進情緒裡;
當自己認同此刻的情緒,就被情緒佔領;
當自己認同這個事情,就陷在整個故事的腳本裡;
當自己認同過去的某個經驗,就被那個經驗左右人生。
如何跳脫?
並不是從認同變成不認同,是明白「認同」跟「接受」的差距(或說兩者的不同)。

對我來說,
「認同」類似是"我們是同一國的"、"我們站同一邊"、我們一個鼻孔出氣"、"真的!不能同意再多"、"就是這樣"、"同仇敵愾"、"非常貼近幾乎沒有距離"、"沒有其他的可能性"、... 、... 。
「接受」類似是"我承認你"、"我接受你是我的一部分,但我不等於你"、"我知道你正在經驗這樣子的過程"、"陪同陪伴"、"我看著你跟你在一起,但我不是你"、"敞開"、"歸於中心(此指仍然保持著跟中心的連結力)"、"你(情緒/念頭/事件/...)的存在,並不影響我的正常運作"、...、... 。
可能對你來說,你有不同的認知跟見解,
重點不是爭論你的對我的錯,而是認出它,
要先認出來,認出你此刻"正在認同",你才好放開來,釋放它。
你可以用零極限清理,或者歸於中心,跟自己在一起,再次成為自己的主人。

如果你想使用零極限清理,可以參考以下方式:
對不起,請原諒我,我太過於認同我的想法/情緒/觀點/故事/過往的經驗/... /...,我很抱歉。我願意釋放我對這個想法/情緒/觀點/故事/過往經驗/... /... 的認同,請釋放形成這個認同的所有訊息/記憶。謝謝你。對不起,請原諒我,謝謝你,我愛你。
同時讓自己感受到認同離去,你,就回來了。(雖然零極限說,就算沒有感覺還是可以唸,但我本人不喜歡唸半天也不知道有沒有效,像在"唸心酸的"。所以,我在唸的過程中都會去感受確實釋放了,有達到我要的目的,以上純屬個人習慣。)

或是讓自己歸於中心,跟自性連結,感受自己的存在,跟自己在一起,你會知道誰(自己)才是主人,拿回生命的主導權。

如果你沒有辦法直接歸於中心跟自性連結,那麼你可以透過「回到當下」裡各種覺察方式來協助自己。

不管草再怎麼認同水珠的歷程
都不可能成為水珠
圖/文:精靈







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

達到存在的正中心

-- 出處: 靜心觀照 --

濕婆說:「每樣東西都通過知道來感覺:通過知道,自己在空間發光;把人的存在覺知為既是知者又是被知者。

當你知道某些事情時,它是通過知道而被知道的,客體是通過理解力來到你頭腦的。你看一朵花,你知道這是一朵玫瑰花;玫瑰花在那兒,而你在內在,某種東西從你那裏來到了玫瑰花上,某種東西從你那裏投射到玫瑰花上,一些能量從你那裏移動到了玫瑰花上,吸取了它的形式、顏色和氣味,然後再返回,轉遞給你資訊,這是一朵玫瑰花。

所有的知識,無論你知道什麼,都是通過知的能力來顯示,知就是你的能力,知識就是通過這個能力來積累的,但是知道顯示了兩件事:被知道的和知者。當你知道一朵玫瑰花,如果你忘記了是誰知道它,那麼你的知也只是一半。所以,當知道一朵玫瑰花時,有三件事:玫瑰花——被知道;知者——你;和兩者間的關係——知識。

所以知識可以被分成三點:知者,被知的和知道。

知道就像兩點之間的一座橋——主體和客體間。通常,你的知識只是表示了被知道,知者並沒有被顯示出來,通常你的知識就是一種指向:它指向玫瑰,而從不指向你。除非它開始指向你,否則,知識會讓你知道世界,但它不會讓你知道你自己。

所有的靜心技巧都是要顯露知者,喬治戈傑福運用的就是這樣一種技巧,他稱之為記住自己,他說,無論什麼時候你知道某樣東西,總是要記住知者,不要在客體中忘了它,記住主體。就像現在你在聽我說,當你在聽我時,你可以有兩種聽法,一:你的頭腦可以集中在我身上——於是你忘了聽者,說者被知道了,但聽者卻被忘了。

戈傑福說,在聽的時候,知道說者,也知道聽者,你的知識一定是雙向的,指向兩點——知者和被知的,它不該只是流向客體一個方向,它必須同時流向兩個方向—一被知的和知者,這就是他所謂的記住自己。

佛稱之為「正念(Samyaksmriti)」,他說,如果只知道一點,那你的頭腦就不是一個正念,必須知道兩者,而那時一個奇跡發生了:如果你覺知到兩者,被知的和知者,突然,你就變成了第三者——一你兩者都不是。只是努力地去覺知兩者,被知的和知者,你就變成了第三者,你變成了一種觀照。第三種可能性立即出現——一個觀照著的自己進入了本性——因為你怎麼能知道兩者呢?如果你是知者,那麼你就保持固定在一個點上:在記住自己中,你又從知者的固定的點移回來,於是知者是你的頭腦,被知的就是世界,而你則成了一個第三點,一種意識,一個觀照本身。

這個第三點無法被超越,那個無法超越的點就是終極。能被超越的是沒有價值的,因為那時它並不是你的本性——你能超越它。

你坐在一朵玫瑰花的附近:看它,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完全集中注意力,完全注意著玫瑰,好讓整個世界消失,而只有玫瑰留在那裏——你的意識是完全注意到玫瑰花的存在,如果注意是全部的,那時世界就消失了,因為注意力越是集中在玫瑰花上,一切也就越消失殆盡,世界消失了,只有玫瑰花還在,玫瑰花變成了世界。

這就是第一步——注意力集中在玫瑰花上。如果你無法集中在玫瑰花上,那麼移向知者將是困難的。因為那時你的頭腦總是在分散你的注意力。所以集中思想成為邁向靜心的第一步。只有玫瑰花存在著,整個世界已消失了,現在你能轉向內在,現在玫瑰花變成了你能從它那裏移開的一個點,現在看著玫瑰花,開始變得覺知你自己——知者。

在剛開始時,你會錯過,當你轉向知者時,玫瑰花會擺脫意識,它會變得模糊,它會走掉,它會變得遠離,你會再一次來到玫瑰花上,而你會忘了自己,這個捉迷藏的遊戲會一直繼續,但是,如果你堅持,不久你會突然地來到兩者中間,這個時刻遲早會到來,知者,頭腦和玫瑰花會在那兒,而你只是在中間,看著兩者,那個中間的點,那個平衡的點就是觀照。

一旦你知道那一點,你就已經是兩者,於是玫瑰花——一被知的,和知者——頭腦都只是你的兩個翅膀,客體和主體只是兩個翅膀,你是兩者的中心,它們是你的延伸,於是塵世和神聖兩者都是你的延伸,你已經來到了存在的正中心,而這個中心只是一種觀照。






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

感覺「我是(I am)」

-- 出處: 靜心觀照 --

濕婆說:「噢,具有蓮花眼的人,接觸是甜蜜的;當唱歌、觀看和品嚐時,覺知你的存在,發現永生。」

這個技巧是說,在做任何事的時候——唱歌、觀看、品嚐時——覺知你的存在並發現永生:發現在你自身中的脈流、能量、生命、永生。但是我們並不覺知我們自己。

戈傑福在西方將「記住自己」用作一個基本的技巧,記住自己就是來源於這段經文,整個戈傑福的系統都是基於這段經文:記住你自己,無論你在做什麼。這看上去非常容易,卻是非常困難的,你會不斷地忘記,即使三、四秒鐘你也無法記住自己,你會有一種感覺,你是記著的,而突然間,你會移到另外一些想法上,即使有「對,我正記著我自己」這個想法,你也會錯過,因為這個想法並不是記住自己。在記住自己中,會沒有想法的,你完全是空的,而記住自己並不是一個心理的過程,它不是你說「是,我是」。說「是,我是」時,你已經錯過了,這是頭腦的事,這是一個心理過程的「我是」。

感覺「我是」,並不是語言上「我是」。不要將它語言化,只要感覺你是,不要想。感覺!試試看,這是困難的,但是如果你一直堅持,這會發生,在散步的時候,記住你是,並有你的存在的感覺,不要有任何想法,不要有任何概念,只是感覺,我接觸你的手,或者,我將我的手放在你的頭上:不要將它語言化,只是感覺那個接觸,在那個感覺中感覺到不僅是接觸,而且也感覺那個被接觸,於是,你的意識變成了雙向的。

你正在樹下散步:樹在那兒,微風在那兒,太陽正在升起,這個世界都在你周圍,你覺知到它:站上一會兒,突然記起你是,但不要語言化,只是感覺你是,這個非語言的感覺,即使只是一小會兒,就會給你一瞥——那是迷幻藥無法給你的一瞥,是真正的一瞥,只是一小會兒,你就被扔回到你本性的中心。你站在鏡子後面,你已經超越了映射的世界,你就是存在的。而你能在任何時候做到它,你不需任何特殊的地方或任何特殊的時間,你不會說:「我沒有時間。」在吃東西的時候,你就能做它;在洗澡的時候,你就能做它;在走路或坐著的時候,你就能做它——任何時候。你在做什麼都沒有關係,你能突然地記起你自己,然後試著繼續保持你的本性的瞥見。

這會是困難的。有一個時刻,你會感覺到它在那兒,下一個時刻,你已經移開了,一些想法會進來,一些映射會來到你身上,你會被捲入到那個映射中。但是不要悲傷,不要失望,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許多世以來,我們一直與映射連在一起,這已變成像一個機械人一樣地機械化了。即刻地、自動地,我們被扔入了映射中。但是即使只一小會兒,你已有了瞥見,這在剛開始時已足夠了。為什麼是足夠的呢?因為,你永遠不會得到兩個時刻在一起的時候,只有一刻始終與你在一起,所以如果你能有一個時刻的瞥見,你就能保持在其中。唯有努力是需要的——一種不斷的努力是需要的。








訂閱:使用E-Mail 訂閱全站

謝謝您的閱讀,祝您圓滿豐盛~

廣告看版